瞪眼看

繁体版 简体版
瞪眼看 > 诡异降临,我和诡怪是一家人 > 第54章 槐木餐厅14

第54章 槐木餐厅14

“昨天的尖椒不是绿色的。”

卫馨儿昨晚睡得早,不知道林夕拒绝厨师的邀请。

土豆人喝完红辣椒果汁躺在沙发上晒太阳,嘴里咕噜咕噜的吐着白沫,林夕从里面翻出通关规则。

【通关规则

S级:在餐厅工作3天,并获得顾客对服务员的五星好评。

A级:使餐厅三天内的营业额总共达到3万冥币。

B级:成为餐厅经理,帮助店长管理餐厅。

C级:在餐厅工作满一年。】

“太好了,我们可以出去了!”

卫馨儿开心的猛亲林夕一口。

从昨天到现在,所有顾客给出的评价都是五星,当然几乎全都是林夕的功劳。

期间面对顾客的刁难,卫馨儿多次想过摆烂,反正第一条规则说只要三星以上就可以不被解雇。

但林夕硬是凭一己之力得到所有五星好评。

现在她们只需要在餐厅待到明天,期间继续保持这种进度,卫馨儿对林夕有信心。

林夕不想说出打击她的话,但她似乎忘记服务员手册的第十五条规则,

【15.在你离开之前,请务必确保店内至少有两名服务员。】

这条规则是正确的,至少目前来看,它和S级通关方式相悖。

A级通关方式的要求她们做不到,昨天一天的营业额加上今天的也才三千块钱,等明天离开之前也远远不达标。

每个餐厅只有一个经理,B级通关方式摆明是让她们和柳柳作对,这不是通关方式,这是死亡方式。

C级永远不在林夕的选项中。

午休时去贩卖机买饭,按照红雨渗透的程度,里面的饮食等到晚上就一点不能吃了。

卫馨儿聪明一回,把今晚的饭提前买了。可惜每人每天30元,否则她就把明天的三餐也给提前买好。

可她没想到林夕竟然可以点外卖,当外卖小哥将餐送来的时候,卫馨儿只能用崇拜来形容,尤其是当林夕也给自己买了一份时。

“学妹,你是鑫雅大学第几届的毕业生?”

林夕诧异的看着对方,他怎么知道自己在第一个副本里的学校?

“哦,忘了自我介绍。”小哥不好意思道,“我叫梁松柏,是鑫雅大学20xx届体育专业的毕业生。”

“林夕,金融系一年级,你怎么知道我是鑫雅大学的?”

小哥指了指她放在手边的平板。

“这是只有鑫雅大学的学生才能用的平板。”

也只有他们才能用平板点外卖,这是鑫雅大学学生的特殊待遇。

两人一言一语,林夕搞清楚了对方的来历。

原来“饿死了么”APP是鑫雅大学的两个学长创立的,当时大学生就业困难,这个APP的诞生,给许多人提供了就业机会,把他们从【鑫雅大学】副本中拯救出来。

所以如果不小心进入这个副本,得到工作是通关方式之一。

小哥就是这样通关的。

“我们的大学现在……怎么样了?”

林夕摇头,她也不知道。

小哥对这个学校情感很深,提到它时眼神带着怀念。

“副本全面降临前我就在那里上学,当时还有个学姐被选为天选者成功通关,给华国留下五天的安全时间,当时学校风光了好一阵子。”

如果诡异世界没有降临,或许现在一切都不同。

“对了,我能不能向你们求一片叶子?”

“外面的红雨越来越大,我的雨衣快要挡不住了。”

原来绿色叶子也可以抵挡红雨,林夕当然不会吝啬给这个为自己提供重要信息的学长一片叶子,后院的叶子还有很多。

卫馨儿在旁边听的云里雾里,只知道林夕和外卖员是校友。

吃完饭要照镜子,卫馨儿依旧不敢第一个去。

照满三分钟后,林夕的镜中人终于按耐不住,指指自己的口袋,示意将纸条还回来,没有得到回应后,一拳砸在镜子上,露出蜘蛛网般的裂痕。

“夕姐,镜子怎么碎了!”

卫馨儿急匆匆地从宿舍跑出来,她还没有照。根据规则,现在只能去后院照水井。

【12.如果店里的镜子碎裂并伴有红色液体流出,你可以在休息时间用后院的井水整理仪表。

一个人看水井很危险,请确保当场不会有第二个人在场。】

她知道后院的水井有古怪,不敢一个人去,怕里面爬出什么诡异贞子之类的。

可规则又要求只能自己一个人去。

“这个餐厅不只有我们,还有其他员工,小心第六条厨房规则。”

林夕将自己在后勤部找到的规则告诉她,卫馨儿的脸更白了。

她回到宿舍,看见地上碎裂的镜片和红色液体,心知第十一条规则中的新员工来了。

“你想不想离开餐厅?”

准备拿着碎玻璃偷袭林夕的镜中人顿住,狐疑道,

“你有办法离开?”

她见过来副本的人就没几个出去的,觉得林夕在吹牛,但又想不肯放过一次渺茫的机会,

“说来听听。”

林夕转过来看清镜中人的面貌,果真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,只是是个左撇子。

“留在这里打工满一年就能离开。”

这是副本的C级通关方式。

地上的血迹证明镜中人不是诡异,诡异不会流出这样的血。

林夕不知道副本怎么做出一个跟自己长相一样的人,但无疑此刻她就是自己出去的唯一筹码。

“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

“就凭我们长得一样,我不会害跟自己长着同一张脸的人。”

镜中人既不是诡异,也称不上是真正的人,她从槐木餐厅诞生,在餐厅待一年不会出问题。

“真的?”

“当然是真的,如果我骗你,你可以在自己脸上划几刀子发网上,反正我们长得一样,丢的也是我的脸。”

镜中人觉得她的话说的有问题,但不知道问题在哪。

不过就算骗她,她也不会这样做,毕竟这张脸那么好看,划了岂不可惜?

“那我相信你。”

“给我取个名字吧,没有身份铭牌的人不能在这里工作。”

林夕想了好几个她都不满意,反正现在不急,明天离开前想好就是。

卫馨儿从后院回来,身上湿漉漉的,后院能将人打湿的就只有水井,可里面的水是红色的。

“你掉进水井里了?”

“没有,我嫌水井有气味,就去水龙头冲洗一下,没想到把自己的衣服弄湿——”

“这是你的镜中人,她怎么从镜子里出来了?”

卫馨儿看到跟林夕长得一模一样的镜中人,想到几条规则,表情瞬间凝固,随即而来的是被背刺的愤怒和委屈,

“所以你是故意把镜子打碎,好留下我跟她在副本里的吗?!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